只要有移动网络

2017-09-30 08:57

留住师资:目标是每个老师分一套房

澎湃新闻:此前有人质疑蓝翔的教育师资,比如一个留校教厨艺理论的老师却不会做菜。那蓝翔如何管控教学质量?

荣兰祥:对,我们不鼓励学生一毕业就创业。这都是糊弄人的,不负责任。最后很多学生都创得一头血。比如一个北大清华毕业的学生,去创办职业教育学校,如果跟我竞争,你都不了解市场,怎么能比得过我?如果他跟着我干了三五年,知道哪些事情怎么做,包括技术、人才、成本核算,处理社会复杂矛盾,这样有经验了才能创业。

澎湃新闻:有报道称,你们涉足金融、地产等,比如蓝翔参股济宁银行,成立学校三产,而你却坚持称自己是搞教育的,你觉得自己与商人有什么区别?

荣兰祥:多少有些影响。咱一看媒体炒作,心想就别给全国人大,省人大添麻烦了。

荣兰祥:咱们不去。第一我们不在任何一个地方抢生源,学生也好,老师也好,招生也不给钱。他们有些搞学历教育的,下去几千个学生去招生,我们没有。我们就在学校等,来就来,不来拉倒。

荣兰祥:每一所学校的权力是有限的,比如财政拨款不是按时拨付的,举例来说,拨给学校500万的绿化经费,但可能到了六七月份经费才到位,那你什么时候能把树木栽活了?有时候接近年底拨给你,却告诉你今年拨的钱必须年底之前全花完,不花完要退回去。这里头有很多憋屈的事儿,有的敢说,有的不敢说,还有的说了也不管用。

澎湃新闻:你一直是蓝翔的绝对权威,你怎么看待校长的角色?

澎湃新闻:但你们规定退学也不退学费啊,他们为什么要退学,起码要拿完文凭吧?

我们只是学校,哪是什么帝国?这是骂人呐!如果有什么矛盾,1500个老师肯定该跳槽了,但那时没有一个动的。荣兰祥面对澎湃新闻记者谈起这些,还是激动。

荣兰祥:唐国强不好过,被不孕不育的医院坑了,但我们觉得他演过毛泽东、诸葛亮,都是正面人物,没有硬伤。

澎湃新闻:蓝翔草创时的代言人是唐国强,之后考虑更换吗?找代言人会有哪些考量?

谈创业与广告:不鼓励毕业就创业,不需要代言人

澎湃新闻:那你刚刚做职业教育的时候也没有经验,不也做起来了吗?

澎湃新闻:北大清华这两天抢生源抢得热火朝天,而职业教育却只能吃学历教育的剩饭,你有什么看法?

民办教育促进法准许学校建工厂办三产的,这些盈利用于学校再发展。学校总是有高峰和低谷期,高峰期我们有富余资金可以投资些别的事,等到低谷期就可以把盈余用来维持运转。如果我们没有积累的话,就度不过去年和今年的难关。

他向澎湃新闻分析上述风波的始作俑者时故作神秘,你知道,我们跟同行有很激烈的竞争,他们总是不择手段说些不靠谱的事,有些媒体是被他们利用。还有些境外的势力,每天登陆我们网站数次,我们都能看到。

荣兰祥:国家几千年的历史,都是考试升官发财。很难把老百姓的思想观念转变过来,他们认为学历教育就是干部,技工教育就是工人。国家在教育体制改革过程中,要面对人事制度的改革问题,还要面对非理性的老百姓,比如现在地级市、县级市的专科生都往公务员这条路奔。

荣兰祥:不是这样的。我们会让学生免费试学一个月,其中20%的学生我们不要,10%的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入学,剩下70%的同学一次性缴费,这些人退学不退费。一旦交了钱,学生就不能三心二意。老师也有责任,中途一旦有学生退学了还是退费的,老师需要买单。

澎湃新闻:蓝翔培养一个学生一年需要多少钱?

目前,我们国家教育体制问题还没解决,一定把教育走向市场化,放开,现在教育还是跟政治、政府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现年51岁的荣兰祥和办学31年的蓝翔,外界调侃与质疑齐飞。

荣兰祥向澎湃新闻详解蓝翔模式,言谈间不自觉得意起来,我们能监控到什么程度?比如老师在教室上课,系主任、家长即使在外地或者国外,只要有移动网络,都能用智能手机监督教室的上课情况。

我们能监控到什么程度?比如老师在教室上课,系主任、家长即使在外地或者国外,只要有移动网络,都能用智能手机监督教室的上课情况,我们差不多六七年前就有这套系统,但那时手机网速不够。

有好多代表干了好几届,都只是举举手,拍拍手的,这没用。咱不懂的咱不提,有些建议能够公开,比如建议免征职业技校的营业税已经实施,有些触及到一些利益方,还不能公开。我们提的建议差不多40%~50%能被采纳,部委对真有详实研究的议案非常重视。

对于这些看似是假想敌的搅局,荣兰祥显得胸有成竹,公办学校有50年、100年的时间,也达不到我们这种实践性的高度,我们培养的人才已经超过了德国那种模式(培养的人),所以国外高度重视我们学校的模式和创新。

用我们学校的名字,只要不用负面,对社会是一个好事。有人给我们出主意,说打官司让他们赔钱,互相炒作,我们不干那些事,不厚道。

澎湃新闻:你去年主动辞去了人大代表职务,对你或蓝翔会有什么影响?

荣兰祥: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当时媒体歪曲报道说我们学生就不了业。但无论说我们好或不好,我们都不能争论和辩论。

荣兰祥:我们是有星期天的。我们从办学之初就是这样规定的,许多家长也是冲着我们这种准军事化管理送孩子来的。

去年12月5日,荣兰祥就超生和身份证问题公开道歉;当月27日,山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接受荣兰祥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的请求。

学校找代言人不能找那些讲相声说笑的,比如赵本山这样的,他也跟我们联系过。人家需要你这座桥,才往你桥上过,不需要这座桥的话,你拉人家,人家也不过。

澎湃新闻:去年蓝翔生源降低90%,半年损失1.8个亿。现在的情况有否好转?

去年,荣兰祥因学校学生跨省群殴、家暴、超生(育有6个子女)、拥有三个身份证等事件陷入窘境。人们对蓝翔的印象也从中国山东找蓝翔的重复说词演变为那问题来了,跨省约架哪家强的戏谑。

从租房办学到交给部队合作办学,后又脱离部队独立办学。这几年才开始有国家政府的财政支持,原来一年还要缴几千万的税。咱不算懂政治,民办学校又弱势,一旦遇到什么事,没人替你说话。荣兰祥叫屈说。

荣兰祥:商人是利益最大化,我们做职业教育就是(学生)培养成功最大化。蓝翔成功与否不是学校赚了多少钱,而是培养了多少在社会上能成功创业的学生。

澎湃新闻:媒体报道说蓝翔内部把学生转班当成生意来做,每转一次班就加收费用,有时候老师还会让学生强制转班,转班费是怎么回事呢?

荣兰祥:比如我学汽车维修的,又想学汽车装具(汽车美容和汽车装潢),这不属于同一个专业,如果单学汽车装具学费是6000元,转班的话就是3000元。收取的其实是实习费,或者说实习材料费。

去年九月到十月,蓝翔南校区门口聚集着数百名记者,报道着蓝翔帝国轰然倒塌。

荣兰祥:我们老师也有流失的现象,不过一般从教三年之后,老师就不太会走。实际上我们老师的待遇比公办的高一倍,另外我们给每人分一套房子,这从2011年起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大部分分房,约七八百套住房。根据老师的工作年限及学校的发展状况,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每人分一套房。

找代言人是有风险的,咱学校现在来说,不需要代言人,代言人和我们的知名度是有差距的。你看《煎饼侠》、《屌丝男士》主演大鹏为什么跑到我们学校来?中国合伙人的预告片为什么复制我们的广告片?

许多人觉得公办学校的老师是公务员,有保障。而民办学校万一哪天不行了,就没了保障。

但这对学校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我如果要做人大代表,就要拿出六七成的时间研究提出的建议。不能光放炮,不能只说这不行那不行,你得拿出个行的。

6月29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以全国人大常委会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组组长的身份,作关于检查职业教育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报告中指出当前职业教育面临的六大困难和问题,建议尽快修改不适当的、唯学历要求的政策文件,清理对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晋升等不合理规定。

澎湃新闻:有人质疑蓝翔的高就业率是有水分的,而学校在企业和学生身上两头通吃,所以学校无论怎样都是赚的?

澎湃新闻:据说包括蓝翔在内的民办职业学校会派学生去各地火车站抢生源,群体打架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学费有猫腻的话,学生早退学了

澎湃新闻:准军事化管理,一周六天不准出校门,不准谈恋爱,哪儿都有监控,不让他们出去,是不是把孩子们管太死了?

【对话荣兰祥】

国家对职业教育的教育经费投入很大,也重视了。但从国家教育体制改革方面,呼声大,雨点小。好多都挂的是职业教育的牌子,走的是学历教育的路子。这就是为什么培养那么多职业教育的学生,企业还是喊渴。7月1日,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下称蓝翔)校长荣兰祥在办公室拖了条长凳,甫一坐下,便滔滔不绝起来。

澎湃新闻:那你说让教育走向市场,但教育本身是一项公益事业,这是否自相矛盾?

辞去人大代表一职:别给全国人大,省人大添麻烦了

荣兰祥:真正要培养一个学生,一年12000~15000元是不够的,学生一年要消耗6000~8000元实习材料费用。学生学高级技工,国家补贴3600~4800元,学生需要自费承担另一半,公办不允许再收其他费用了,民办的还能再收实习费。此外,国家还给学生1500元的生活费。

近日,人大委员力挺职业教育,让这名民办职业教育航母的掌舵人意难平。

彼时,蓝翔中路6号南校区门口,四五个学生领着一个腹痛的女生准备出校门,被门卫大爷拦下,从边门出,没车,安全。但她疼得不行了,稍微通融下。有个男生说,但大爷还是摆了摆手。

澎湃新闻:你之前说过,鼓励学生创业,不鼓励学生一毕业就创业。为什么?

蓝翔不抢生源,我们就在学校等,来就来,不来拉倒

澎湃新闻:此次检查报告中特别提到职业教育的师资建设问题,考虑增加公办职业院校教职工编制,这对民办的蓝翔会不会是一种冲击?

黄昏,走在校园里,他会指着沉甸甸几乎压到地上的核桃树,以及爬满操场围栏一圈的葡萄藤说,蓝翔学生素质好,即便易取却从不偷摘。经过校园的宿舍区,他会指着四处密布的监控探头告诉记者,这样能保证学生们的安全。

风波慢慢消散,可他被迫收拾生源降低90%、学校半年损失1.8个亿的烂摊子。

荣兰祥:学生交的是学费,企业交的是人才预定费。比如学费一万,如果你要学校推荐就业学费就8000元,另外2000元是企业给的。如果蓝翔有这种猫腻的话,学生早退学啦。

荣兰祥:我那时也在学校参与短期油漆工培训,然后给学校干了一段时间。现在和80年代到处是商机的局面不一样了。那时大家都是一摸黑,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水深了,你摸不到石头了。

荣兰祥:一把手很关键。比如海尔是个小国有企业,张瑞敏做了一把手之后,把生产不合格的冰箱当着员工的面就砸了。

荣兰翔:教学质量来自对过程的监督。有再好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但你在教学过程中不去讲解实际操作的模式,很可能到最后说得很好,做的很少。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